欢迎访问四川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新闻网 今天是:

首页  /  耕读交院  /  正文

寻梦

丁香味的清晨,告别了昨夜忧愁的梦,我在梦里寻找,寻找所谓的梦想。

“我的梦想是什么?”我问我自己。

19年我中专辍学,去寻找我想要的生活,去感受我渴望的那种青春。于是我来到了有一万四千平方千米总面积,一千六百万常住人口的城市—成都。一腔热血让我觉得梦想并不那么遥远。我,这个不速之客,就这样出现在成都东站。

“下一站, 终点站,万盛......”我坐在地铁上,手里提的,背上背的,压的我走不动路。沉重的行李和我一样,在这个城市无处安放。

我找了家旅馆,付了一千元房租。暂时安定下来之后,我准备找一份工作。找工作,说简单也不简单,说难也不难。我花了四天时间,最后在朋友的介绍下,到一家餐厅暂时落了脚。虽然很不情愿,但初入社会的我,没有更好的选择。毕竟我中专还没有毕业,没学历没经验更没有能力。

“你的梦想是什么?”妈妈问我。

凌晨六点,我从大梦中惊醒,从32层的窗户往下望,这个繁华的城市没有问我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它似乎不在乎我会怎么选。

下雨了,昏黄的灯光映照几簇银色的雨线。蒙蒙的细雨落在成都的脸上,砸在我的心里。透明的玻璃窗也被罩上薄薄的雾,我看不清前方的路,到底是前途似锦,还是一辈子的碌碌无为。

六点半,我刚洗漱完,拿起书看一会儿,手机打开跟着喜马拉雅电台学习如何成为一个更优秀的人。七点到七点半是我写作的时间,可能我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也可能在这半个小时内我就可以写满两页A4纸。长舒一口气,和邻居老爷爷打一声招呼,便下楼吃早饭,我一定是早餐店的第一个客人。坐一个小时地铁,掐准时间,我刚好到,就开始上班打卡。两次打开手机就已经是晚上十点半,而我终于以早上来的方式回到住所。

“我的梦想是什么?”房东老板问我。

这个城市没有告诉我如何寻求自己的梦想。一个月的时间,我每天按时看书写作,对生活充满了无限遐想。不曾想,美好的期许终会屈于现实。

晚上十一点半,我刚下地铁站,天像是破了个口子。雨不停地下,越下越大。住所就在前方五百米,却被这场雨完全隔绝。我站在地铁口,望着雨中不断穿梭的人群,我沉默了。

电话铃忽然响起,我不敢接。一连串红色的数字在屏幕上闪烁。一月一千的房租占据我工资的一半,各种消费让我的生活濒临奔溃,我有些想放弃了。放眼望去,空荡荡的街上只留我一个人在昏黄的路灯下暗自神伤。现在,只有这灯光能给我一些黑暗的光亮。

借着灯光,我向前走了几步,突然看到前方的垃圾桶旁边有一个瘦小的身影。落下的雨滴顺着花白的头发梳在脑后攥成一个髻。略显破旧的碎花衬衫和着冰凉的风不自觉的摆动。她颤抖着手掌,一点点的翻动,连一个矿泉水瓶也不肯放过。我看着她辗转不同的路,不同的垃圾桶,直到雨停。,她肩上扛的蛇皮口袋从干瘪变得鼓鼓囊囊,这里面装的不仅是一天的疲惫,还是她生活的希望。

“我的梦想是什么?”我再一次问自己。

做一个平凡而普通的人没有什么难度,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可我真的甘心吗?你说有梦想,为何不去追求呢?

我站在一天的清晨,看着东曦既驾,这一日仿佛一生一样短暂。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的很难在这数万亿年的时间河流里,寻找到我们短短几十年存在的证据。我曾以为是这个城市不愿意接纳我,其实不是,是我自己将自己封闭住了。我回到家里,拿起昨日的笔,开始书写我的梦想。

密密麻麻的文字覆盖了整张A4纸,故事的开始变得明亮鲜活,笔尖划过纸的扉页,划过一页页故事的起承转合,原来孤独的岛屿也拥有了夏日的阳光与冬日的霜雪。

阳台的花儿开了,推开窗户,阳光蔓延进昨日温和的梦。生活其实从未欺骗我,它只是偷偷把光泽塞进了我的口袋。当我觉得眼前很苦的时候,就拿出来品尝一口,像是吃了糖一样。梦想是多数人看到的铺满荆棘的寒冷炼狱,但也是少数人看到的那样星河长鸣。而我,就想成为那闪烁明星中,藏匿在深处的那一颗,悄然升起,也不乏光泽。

作者:郑贵兴

最新新闻

版权所有 ©2020四川交通职业技术学院 党委宣传部     耕读交院征稿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柳台大道东段208号 邮编:611130

联系我们 QQ:1206550156

Email:120655015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