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四川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新闻网 今天是:

首页  /  耕读交院  /  正文

家附近有一座不大的山,我总沿着一阶阶青石板楼梯缓缓而上,直至山顶。山间有风,风里有松子的香,和婉转在树上的啼鸣。

鸟儿唱遍了一年四季,但轮换的仅有山下的光景。

我喜欢石板路,时至今日,我仍能想起那个有鞋底踏出的哒哒声点饰的夏日傍晚。我走在石阶上,像去麦加朝圣的穆斯林教徒一般,一步步向前,朝着心中的圣地。我深吸着满含松子味的空气,吐出体内积攒的污浊,我那被琐碎日常所疲乏的身体也在这过程中渐渐得到放松。

石板上散落着甲虫和蝉蜕去的蛹壳,以及盛夏里特有的,像查特贝克的嗓音一样让我心灵震颤的蛙鸣,三者之间并无相同之处,唯一能让我联想到的共通点,大概只有那如同晚霞一般的转瞬即逝。

我喜欢夏,喜欢阳光穿透树荫留在路上的光点,喜欢烈阳下被晒得发烫的石板,喜欢记忆里身上有松子味的人......

但那只是残存的夏影。

市政府的改造计划让这座小山成了公园。当整座山因为铺路机的声响震颤时,青石板也被埋入土中。

那之后,我心中的麦加被一条沥青的长蛇缠绕,山间的风没有了松子味,只有一股似有似无的柏油味。

石板路作为山的过去,被作为未来的沥青路抹去了。山的光景就此跟着城市轮转,而我,沿着另一条沥青路,包裹着我的过去与未来去往另一个地方。我不知道何时才能再一次呼吸到那有着松子味的空气,再一次感受鞋底踏过石板路的哒哒声。或许,多年以后,心中的夏影也将随着一块块青石板被沥青掩埋,又或许,山将作为生的对立面一直存续。

我被推搡着,沿沥青铺成的大道向前,眼前的一切犹如电影倒带般被甩向脑后。沥青路给了一条让车辆高速驶过且易于通行的捷径,但路途中的经历却像山间的松子味一样,在不经意间消逝,迷失的早已迷失了。

沥青掩埋了石板,也将我附着在石板上的淡灰色回忆一同塞进泥里。

随后,它铺开了更为广阔的未来。

在能看见群山的夜晚,望着那被路灯照亮的层叠山峦,我时常在想,如果没有用沥青铺成大道来沟通城乡,会有多少的梦想被这连绵的群山磨灭。石板承载不了来来往往的人流,更承载不下一个个驶向远方的梦。灯光拥簇所组成的长龙指引着一个又一个想要前行的旅行者。相逢的还会再相逢。

时至今日,我已见过各种各样的路——立交、轨道、廊桥......各式各样的路向那未知的方向伸展,路的一端始于太古,另一端绵绵伸向宇宙终极。太古的一侧有泥土、有山、还有从看不见的虚空平铺而来的石板,那是我走过的路。而现在,我的脚下只有滚烫的沥青。

作者:邓光辉

责编:张露艺

最新新闻

版权所有 ©2020四川交通职业技术学院 党委宣传部     耕读交院征稿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柳台大道东段208号 邮编:611130

联系我们 QQ:1206550156

Email:120655015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