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四川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新闻网 今天是:

首页  /  耕读交院  /  正文

人间烟火

毛毛细雨飘落万户人家,袅袅炊烟在朦胧中缓缓升起,昏鸦时而一声哀鸣,传达着心中所有的低沉。

我内心难免产生疑惑:“这浓浓的白烟,都到哪儿去了呀?”

奶奶笑盈盈的说:“我也不晓得,但是我看着这些烟,就像是在看你阿公,他应该晓得这些烟去哪里了。”我有些不解,去世多年的阿公,和这烟有什么关系呢?

炊烟在人间又漂荡的十余个春秋间,我慢慢明白了这个道理。孩童满脸不解的问:“大哥哥,你知道这烟雨,最后都飘向了哪里吗?”

我沉思,这个答案我也寻找了好久,在我的思绪里,那就是我童年时,无限的温馨。片刻后我笑着说:“它带着世人的思念,去往了逝者的身边。”

寒风吹过的严冬,偶尔飞过几只落单的鸿雁,在天边扇动着沉重的羽翼。我放学归家,高兴的跑去和奶奶坐在一起。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欢看天边与大地衔接的地方,我问:“奶奶你在看什么呀?”

奶奶笑着摸了摸我的额头,她说:“我在看烟,在看一个我看不到的地方,你阿公也在那里,等我熬不住了,就去找他。”

我很是不解,她老是说她喜欢看月亮上的老神仙,可是我只能看到月亮泛着光晕挂在天上。她还老是说她能听到别人的呼喊,可是我只能听到微风中夹杂细雨的淡淡的声音。

奶奶指了指远方正好升起的白烟,又说:“老神仙记性不好,记不住回天堂的路,这些烟会告诉老神仙怎么走,我的记性也不好,我要去的那个地方,也要靠烟帮我指路。”

我搀扶奶奶回到屋子,满满一桌的饭菜,爸爸妈妈在准备着碗筷。奶奶望着爸爸,说了一句:“老大呀!他阿公坟上的杂草理了吗?”

爸爸点了点头,“理好了,时至今年,老爷子都去世二十年了,那可是一个好位置。”

奶奶那一顿饭吃了很多,吃的很安静。奶奶说,桌上的这些也是人间烟火,人这一辈子拥有的一切,都会在去世时化作一股青烟,去一个神秘而又遥远的地方。之所以在寒冬腊月,烟火气会更浓烈,是因为家人团聚,他乡人千里奔波回到故里,然后度过一个叫做“年”的节日。

春节上坟,奶奶蹲在爷爷的坟前,竟然掉下了眼泪,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掉泪。她蹲下来,理了理爷爷坟前的草,用微弱的声音说:“老爷子,我又来看你了,我可能熬不过这个寒冬了,我多给你烧点钱,我才可以顺着烟来找你。”那时我仿佛知道了,奶奶眼里的天边,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爸爸背着背篓,我扶着奶奶。脚底溅起乡音的泥土,吧嗒吧嗒起伏,那是奶奶最后一次走这条她走了一辈子的路。这条路很简单,很平常,但却是几十年前爷爷奔波的小道,这对奶奶的意义是那么不一样,这大概就是奶奶一辈子从未离开过这里的原因吧。在她的眼里,远方就是爷爷所在的地方,就是云烟飘去的地方,就是她要去往的地方。

小溪仍在奔向大海,袅袅炊烟仍在升起。我每天放学都沿着小道及时回家,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在屋檐下看云烟的奶奶。她留给我的,似乎只有无尽的思念,只是很多人的思念,是在天边的挂起的月亮,而我的思念,却是在人间升起的烟火,在后来无数的时间轮回里,我久久不能释怀心中的那一份情感。直到风雪再吹,寒冬再至,霜露铺满整个山头,我才终于承认奶奶已故的事实……

在那个寒风凛冽的冬天,腊月的风被冻住,变得缓慢。妈妈买回来很多纸钱,在中午吃饭前,全都堆在一起点燃了。我问:“妈妈,这些纸钱是烧来干嘛的?”

妈妈笑着摸了摸我的额头,场景有那么一丝的熟悉,妈妈说:“这是给你奶奶的,她今天八十岁了。我们把这些钱顺着烟,给她老人家寄过去,她在那边就不会缺钱花了!”说完,妈妈又拜了拜,对着烟雾所飘往的方向说:“娘啊,今天你生日,多给你一点,你要保佑你的小孙儿平平安安呀!”

饭桌上,我看着满满的饭菜,心情有些低落,无数的场景瞬间在此刻浮现。妈妈最是了解我,主动坐过来,轻抚我的手,很有耐心的问:“想奶奶了吗?”

忽然间,眼前的世界有些模糊,一颗滚烫的液体,狠狠的灼烧我的脸庞,让我生疼。我不是哭,我只是在用我自己的方式向她倾诉,她一定不明白此时我的内心,是多么的脆弱,竟然会因为昏鸦的一声低鸣和妈妈的一句关心,变得如此狼狈。

我望着门外朦胧的烟雨,炊烟不约而同的飘往同一个方向,我轻轻地叹息,对着冉冉升起的烟,轻轻的说了一句:“请帮我告诉奶奶,他的小孙子想念他。”那声音低到只有我自己能够听清,但我坚信,奶奶可以收到。

作者:第叁

责编:姚家霖

最新新闻

版权所有 ©2020四川交通职业技术学院 党委宣传部     耕读交院征稿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柳台大道东段208号 邮编:611130

联系我们 QQ:1206550156

Email:120655015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