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四川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新闻网 今天是:

首页  /  耕读交院  /  正文

记忆中的杨柳树

那棵树没了,当我再次回到那里,已经剩下一个残缺不堪的树桩。或许被砍掉的不是那棵树,而是那个我。

在我的童年里,有一棵杨柳,它总是屹立在我家门前,微风拂过,飘逸着身姿。我喜欢嘲笑它,因为它的枝条又长又细,总是弯曲着身子。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它站起身来,但它似乎感觉不到我的嘲笑,一直卑微的弯着腰。

我喜欢折它的枝,以当作儿时的一种乐趣。那些像道士手里的拂尘一样的枝,格外柔弱,好像它生来就是如此羸弱,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一场大雨袭来,整个城市都被黑暗笼罩,大风毫不留情的吹着,所有的树都弯了腰。我看的清晰,那些树不断地摇摆,一些笔直的树干被风扯断,我躲在屋的角落不敢与风做抗争。我戏谑的看向那棵杨柳,好几次我都以为它坚持不住了,可哪怕它晃得再厉害,连树枝都开始在地上拖动,下一秒它总会奇迹般地起身往另一个方向晃动。

大雨过后,日光照射在门前,一切都开始清晰,杨柳晃动的影子,摇曳在门前,我在门前看结种子的草,看吹叶子的风。无意中抬头我看到杨柳站在那里,弯着腰。忽然我有一种错觉,我觉得它不是弯曲的,它比所有树都要笔直。只不过,笔直的不是它的树身,而是它不被大风折断的灵魂。

自那起我没有再去折它的枝,只是静静的看着,忽然觉得从前的自己有些愚昧。我嘲笑杨柳只会卑微的弯曲着身躯,却没有看见它挺拔在暴风雨里的身姿。

我不知道这棵杨柳会坚持多久,我总觉得,它那么顽强遒劲的根,一定会将自己起死回生,化腐朽为神奇。因为生命的力量总会让人有些结果之外的期待。

我只是它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它永远不会在意我每年春天是否按时出席,哪怕我已经好几个春秋未曾和它相见。

可是它对于我来说,有着非凡的意义,像是从小就在我心中屹立的灯塔,我的目光已经产生了惯性,仿佛永远可以看到它的影子在我的世界里,不倒。

听妈妈说,家里要修路,杨柳被砍掉了,我也被彻底瓦解,丝毫没有了向前的欲望,那种失望和落魄传到我神经的每一个角落。

终于我选择回家,选择重新开始。

我站在门前,看着杨柳的树桩,我沉默了,仿佛我青春的诗,枯萎了。这瞬间,好像被砍掉的,不是杨柳,而是我,是那个在人生风雨中,无数次倒下的我。

我在南国的寒冬,没有彻骨的霜雪,但有忧郁的冷风,将我冻住,裹挟着我去往远古的冰川。我躺在冰川之上,像是一只被困在孤岛的野兽,纵使再狂躁,也没有了挣扎的意志。直到我看到了一抹绿色,在一条冰缝中蹦出,那就是一道久违的光。嫩绿的芽,从树桩和石头的缝里,探出了头。

或许某一年的春天,杨柳还会迎风而来,我还会去折它的枝,它或许还会像从前一样经历风风雨雨。我曾在生活中踉跄前行,又渐渐学会坚强,是杨柳在用它短暂而又漫长的一生来刻画一场场风雨,告诉我它眼中的真谛,原来在我的生命里,它早已站成永恒,成了我漫漫人生路的一部分,而我也无需向它致敬。

思绪翻飞,柳絮飘逸。那棵曾经被我鄙夷过的生命在我的记忆里依然鲜活。可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我,我成为了杨柳,并也亲手杀死了从前的那个懦弱我,从此我重生,从此我真正的抬起了头,像柳树一样,有一个不屈的灵魂。

作者:郑贵兴

责编:姚家霖

审核:罗超

最新新闻

版权所有 ©2020四川交通职业技术学院 党委宣传部     耕读交院征稿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柳台大道东段208号 邮编:611130

联系我们 QQ:1206550156

Email:120655015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