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四川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新闻网 今天是:

首页  /  耕读交院  /  正文

我不曾遗忘的故乡

终于我放下了身上的疲惫,熬到了年末,手里握着写满故事的高铁票,深吸一口异乡的空气,然后长长的吐出这些日子里的不安——来自游子的不安。

坐在高铁上,我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幻想家乡的模样。它是否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变了样?这是我无从得知的。我的脑海里浮现它可能变成的所有样子,或许会长高野草,或许会建起高楼,或许还是一如从前从未有过变化。无论如何,我一定要亲自去看一眼,毕竟那里是我童年存在的证明。

我记得去往南街的路上,有一块荒废的空地,每天上下学,我们都会经过那里,而对于当时只是小学生的我们来说,那就是我们的“快乐天地”。

那时的天色很美,路边的花儿也美,我们就是在这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童年里单调而不枯燥的游戏。如果把我们的童年比作是诗,那这片荒废的空地,便是诗人的月亮。我和发小用幼儿时独特的创造力,想着各种各样的游戏,那个时候我们永远是超人,从来没有输过,不想如今的生活中有那么多烦恼。我们捏过泥人,虽然看起来和“人”的差别很大,但那份天真依旧是我们最宝贵的童年礼物。如果可以,我们真希望自己永远都像那时一般无忧无虑的嬉戏在那块只有我们才当作宝贝的荒土之上。

我自小不记路,作为一名路痴,回到家乡,发现自己以前走过的路,已经蒙上了厚厚的沥青。对于这种来自客观事物的变化,我并不抵触,只是心底有些低落。是不是我曾经的记忆,都不复存在,是不是那缓慢行过的马匹,也歇了脚,再无来时那般傲然。

时间和雨水顺着呼吸声,从指尖和眉宇划过,离家还剩三公里的步行路程,期待已久的“快乐天地”就在不远的前方。我心跳骤然加快,快步上前。我努力用眼睛扫寻当年的痕迹,然而我看到的,却是陌生的一切,我迷路了,迷失在了曾经我走过无数遍的路上。

我仍在凭借记忆往前走,只是此时方向也并不那么重要了。细雨温柔的安抚着我慌乱的心,让我少了许些恐惧与不安,让我就像一个淋着雨行走的普通的路人。

直到走过那里,我停下脚步,回头又瞧了瞧,我好像看到了自己,还有儿时的玩伴。数不尽的孩子,借着黄昏散漫的行走在这条通往成年的路上。

或许我从未忘记怎么走,只是随着四季的不断更替,眼前的一切早已换了几多个时代,而如今是什么模样,我无需诠释,因为我已经把它印在了最深处的记忆里。

我反思这些年来,自己所感悟所收获及所失去,转眼投足间,我俯身亲吻那株傲然的鹤望兰,此时我已经接近了答案,只是这份答案使我沉默。

我所走的路,唯独这条——故乡的路,承载了我天真的童年。有人说,我们人体内的细胞每隔七年就会全部替换掉,也就是七年间我们都会成为一个全新的自己,可是多少次醒来的夜里,我依旧会梦见那些岁月里,我们一遍又一遍地嬉戏在那片不知名的空地,当异乡的热泪浸透枕畔,我总会用最轻微的语气告诉自己,我从未忘记,只是生命的火车在无休止的向前,我们只能远远的望着,望着那曾经的难能可贵遗失在我们的过往长河。

作者:郑贵兴

最新新闻

版权所有 ©2020四川交通职业技术学院 党委宣传部     耕读交院征稿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柳台大道东段208号 邮编:611130

联系我们 QQ:1206550156

Email:120655015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