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logo

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耕读交院

把爱填满脚印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陆十三 阅读:79 发布:2020-09-26

我一直在漂泊,居无定所。

 

明天就要离开了,虽说这个村子我只住了五个月,可离别在即,免不了伤感,因为我很清楚,下一次回来不知是什么时候。

 

从角落里提出了行李箱,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擦拭过它了,银灰色的表面染了一层薄薄的灰,是很久没有拿出过它了,我抬头看了眼天花板,不知道哪里来的灰。

 

我给行李箱取名小方,方正又坚硬。

 

小方是高考完父亲把它领到我身边的,那时候父亲说“长大了,用一个好的箱子,就能用很久”。小方很贵,但我不在意,它只是个物件,没有生命,只要能正常用上几年就没什么的。

 

从小老师就教育孩子们,要善良,要有爱心,要做一个爱惜身边事物的人,这些我都知道,可我不知道是,老师说的是世间万物。

 

小方很牢固,除了“肚子”装得东西,还能承得起我这个体重过百的人,是的,贵有贵的道理。

 

打开小方的时候“肚子”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包装布,那是父亲刚把它带回来时的“衣服”,“衣服”表面有些地方磨了毛,隐隐约约有些许个洞了。

 

我开始拾掇行李,穿的,用的,从发绳到长筒的袜子大大小小记了个遍,装完时小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立起来的时候表面已经有些凸起了。我没觉得什么不好,小方就是小方,是个载物的器具,是没有生命的。

 

我推着它到门口放着,不知道是不是喂的太饱了,推起来有些困难,蹲下身平放着它,手触到它的轮子,有些硌手,很粗糙,像个干了几十年农活老妇人手一般,仿佛早已习惯了苦难。

 

移了移位置,才看清轮子里缠了很多东西,细细看去,有些在外面头发,卷卷的,我心想不会是自己的吧?用手去扯去揪想替它清理这些阻碍,才觉得轮子之间的空隙太小了,手根本伸不进去。

 

其实,我不喜欢去管它,但因为看到,像心里的软泥让人踩了一脚留了个脚印,忍不住地想去抚平。或许,我老毛病又犯了。

 

索性坐在地上,四个轮子对着我,轮子很小一手就可以握住一个,试图用手去滚动它们都不是那么顺畅,难怪推起来困难,卡了那么多杂物,能顺畅吗?

 

我想请人帮忙,也许大人们有工具可以把小方的“脚”卸下来,好好的清理。可又觉得小方是我的,这件事是我的,这些应是由我来解决才对

 

"脚"里很多杂物,哪怕是对着窗子让光进来也看不清,我想不到要如何才能帮到它

 

回想起昨天拿快递的时候,买的面膜送了一套挤痘痘的尖锐器材。我犹豫了,一个载物而已值得用在脸上的东西吗?

值得,它值得。

 

两年前小方到我身边,除了每次出行前擦拭它的外边,底部轮子那一片几乎没有好好看过,大概是人的虚荣心,所以也想把它最好看干净的一面呈现给别人,哪怕是路人,所以从不管背后是什么样

 

这两年,我走过不少地方,车站,机场,地铁站,也留过不少地方,酒店外婆家的小木屋,六十一晚的旅社…是的,它陪的我,它没有出过任何差错,也更多是因为它贵,所以让人省了不少心。宿舍的姐妹们看到我的箱子总会夸它,又好用又坚实,我得承认,那时候心里是真的开心。

 

头发和物很多,“脚”上都有,拿着尖锐的利器去扯卡在“脚”上的杂物时,确实难弄,因为那些头发和毛物结在一起如何都扯不下来,勾不出来,好多次恨不得撒手不管,可每扯出来一点都会期待它变得顺滑一点

 

如果小方有生命,它应该很疼,就像一个人走了好多路脚底下踩了不少钉子,没有人会帮他清理,他自己也无能为力。可有一天有人愿意帮他清理,钉子已经和肉长在一起了。

 

顺着轮子滑动的方向,一点一点扯着,地上落了不少毛灰,短发。如果小方有生命说不准会哭,把肉里长和了的钉子取出来,会流很多血。

 

小方的“脚”上沾了不少东西,走的路太多了,分辨不出来了。用手扣,最后卡在了我的指缝里,我用手弹了弹,小方不像我,走路的时候脚上有鞋。

 

清理完小方,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重新推起它,轻松了不少,感觉心里的脚印没有了。

 

是什么变得平顺了?大概是无数个行走的日子里无法安定,却又没有阻碍放心的出行陪伴

 

这两年小方旧了不少,没有第一眼见到那么银灰发亮了,棱角处磨的已经开始反光,我稍微换一个视角,窗外的光就映在棱角反光处到了眼里。

 

是的,我错了,要做一个爱惜事物的人,无论它有没有生命,不管是什么原因,既来到我身边,陪我走路乘车经历万处,就应该好好爱惜它。

作者:陆十三

责编:周亚玲

审核:罗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