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logo

新闻网

一周热点

更多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耕读交院

当水有橙子味时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陆十三 阅读:302 发布:2020-03-15


通常,有些事,要寻一个合适的时间,安静的地方完成周围不要太亮,那样会惊扰到我的思绪,最好呀,只留一角的微光,映出我的影子。就比如现在晚上十点整,床头昏黄的小灯,映的满屋子暖洋洋的,这地方正好适合看电影。

 

找一点治愈类的电影看看很好,纵使近来无恙,但也不妨碍我将自己变得坚韧些。

 

电影看到一半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一瞧,原来是一条信息,对方发了个在吗,我带着迷茫看向对话框的备注,那会灯光有些微弱,以至于我都觉得自己是眼花了

 

盯着备注看了好几秒,确定了自己并没有眼花,心里忍不住泛起了一丝微妙的情绪,就好像生命里被我亲手埋起来的种子一点点发了芽,长出嫩绿的枝丫来,九分害怕带着一分惊喜九分害怕占据了上风,于是选择了关闭对话框接着看电影。

 

学生时代最是令人难以忘怀,除了那些枯燥的书本作业还有不能释怀的人。而我学生时代的故事主人公是个叫顾执的男生,成绩优秀,考试名列前茅,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角人设,但事实上顾执性格沉默不爱说话,为人更是如他的名字一样,固执呆板想到这里,我才发觉自己跑了神,思绪早已到十年前。

 

电影越看越觉得乏味,我再一次拿起手机,打开了对话框,这是为数不多的冲动,一分喜悦像风一样越吹越猛,使得剩下的九分害怕都掉了头混为另一种惊喜。

 

顾执发消息的时间停留在十分钟前,我思着如何回复。好像那些明明应该脱口而出的话到嘴边都成了轻咬嘴唇的哽咽,最后也只能回复一个简单的“嗯”。

 

我起床拉开窗帘,站在大大的窗户旁边。我住的这里空气好,晚风都十分温柔,白日的热浪褪去,清凉充斥了整个房间,一切刚刚好。

 

刚刚好顾执回复了我,他说想请教我一些事。

 

我故作矜持没有秒回,而是开始躺在床上哼起了小调。

 

第一次见到顾执是高二,那时我喜静不爱说话和班上很多同学都没有交集,哪怕大家彼此之间都做了两年同学。后来我因为一些误会和顾执成为了同桌那时年轻的从没想过,自己背书不行,却有把某人说的话做的事记十多年的天赋。

 

顾执的成绩很好有时看我许久琢磨不出来一道题,会好心的询问我是否需要帮助而我那会儿死要面子不低头,最后还是顾执看不下去变着法子开着玩笑给我解答。顾执呆板,但是帮忙这件事情上却从不呆板。

 

对话框上,顾执说自己的英语不大好,便想来请教我这个“英语专业人士”。这真让人惭愧,因为我知道那会在班上英语学的最好的并不是我,而我只是个单词记得多些的半吊子

 

有次模考后班主任顾执说你什么都好就是英语太拉分了”。时候老师总在班上说同学之间应该优劣互补,这样班上排名就上去了。纪挂着恩情顾执跟着我学英语,我到现在都记得他当时痛苦的表情,不情愿却又不得已,因为那会已临近高三了。

 

回忆戛然而止,我再次看了看消息,心虚给顾执回复回的都是高中英语老师那会说的多做题多背单词,日积月累就会了

 

聊天的消息只有几条,但和顾执就好像还高中时一样,没有了十多年的障碍,回到了我教他的时候。

 

和顾执聊完英语之后,我问他过得怎样,他说可以,相同的他也问我,我和他就这样一来一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心里面的种子啊,连同根周围的土壤都被一点一点的往外拔着。

 

班里每周都会一列一列的换座位,后来我和顾执换到了靠窗的位置位置在夏天很糟糕,因为班里的窗帘拉不上一直没人来修,靠窗边的那列人暴露在炽烈的阳光下,像是快失去生机的花朵,蔫的耷拉下脑袋昏昏欲睡。

 

我已经记不清那时候自己着头在做些什么,只是感觉发梢被人轻轻动了一下,那是一个下午,太阳很刺眼,我不好意思转头但我知道是顾执,他离我很近,就在我耳边说,你头发乱了我的睡意瞬间被紧张击散却又不知如何回答,就只能故作镇定。光不能一直是刺眼的,总得有一瞬间是美丽温柔的吧,七彩的镶嵌在每一缕中。

 

窗外的月亮没有缺角,周围也没有云罩着,朦朦胧胧一切都是明亮的,我心想,要是顾执多和我聊聊天,问问近况,也许那天的太阳会成为今晚的月亮,我拿起床头的镜子撇了眼自己,头发看起来真乱。

 

我想去客厅接杯水,但好像因为自己白天太忙忘记交电费,想喝杯热水也难,只能拿瓶矿泉水对付一下,我回屋的时候台灯已经灭了,不过因为习惯了偶尔忘交电费的自己,所以行走起来也不是很难,况且外面还有月亮呢。

 

拿起手机的时候顾执并没有回我消息,聊天记录还是停在我发过去的那一条。

 

毕业的时间很快,两年三年一眨眼就没了,人生发生了太多的变故,以至于很多的事情在既定路线上偏离方向就像我和顾执。我和顾执告别了,苦涩的告别。但我记得走之前顾执写了封信交到我手上,当时不成熟的我看不懂重点,到最后这段感情被一颗橙子味的漂亮糖果给埋葬了。

 

了口水,就像喝了口橙汁,载着十足的冲动主动给顾执发了消息,我说消息停在一半很奇怪唉那我来结束吧,下回再联系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暗了下来月亮躲到云后,随后飘来几朵云聚在一起乌压压的,我伸出手,有股湿意落在我手上,怎么就突然下起了雨

 

除了雨声,我还听到了消息声,我心想顾执发来的吧,他会说些什么呢。我怀着一丝丝期待,他回道不知道说什么了”,我说,没关系,那就结束吧,随后顾执就回了一个”,看着这句嗯,我的期待也随之消失了

 

屋子里突然闪亮了一下,随之又是一声巨响,吓得我想起了曾看过的恐怖片,再望去,窗外闪电了,那耀眼的白光似乎要划破天空一样,雨也突然大起来,黑沉沉的天像要塌一样。

 

我起身关上窗户,转头又看着那个对话框,要不要再主动说点什么事情毕竟这看起来太了,可不巧的是手机提示三十秒后关机,三十、二九、二八......三、二、一,“正在关机中”看着屏幕的光暗下去,我也随之松了口气,是手机先没电的,我这样安慰自己。

 

我忍不住小声嗯了一,这次我开口解释到,真的不是我死要面子。

 

后来我睡着了,我梦见了顾执,我跟他说了对不起,我说其实很多时候我只是死要面子,他说没事,我给他吃了我很喜欢的糖果。故事被翻篇,一切仿佛重来了,回到了高中的某个下午,操场上顾执迎着太阳朝我走来。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是被床头的闹钟吵醒的,一看时间七点了,手机已经充满电了,我按下开机键,有什么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我突然坐了起来,打开聊天软件。和顾执的聊天依旧停留在我发过去的那一句问候上面,没有顾执的回复,聊天界面显得空荡荡的,仿佛这十多年的距离就那样明晃晃的横亘在我面前。

 

昨晚做了一场很久的梦。我没有喝到橙汁味的矿泉水,也没有载着十分冲动给顾执发送消息,青春的遗憾依旧直直地矗立在那儿。

 

作者:陆十三

责编:周亚玲

审核:刘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