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logo

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耕读交院

听闻爱情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粉红猪蹄 阅读:3342 发布:2019-11-24

余小姐,我把她当成你了。

 

她和我说起未来的时候,眼眶红了。我很少和人这样面对面地交流。因为心虚,我注视着地板,不太敢去直视她的目光。她的眼里盛满的倾慕和祈求让我下意识地想起了你。

 

光洁的地板上面倒映着影影绰绰的灯光,不是很清晰,旁边落地窗上的灰色窗帘被她拉起来了,看不见玻璃外的场景,让我觉得周围有些逼仄沉闷。

 

她现在的样子和你很像,急切地想要得到一份承诺,所以把爱意和本钱都明晃晃地摆在桌面上,逼我挑选。我当然可以满足她,毕竟曾经我对你也是这么做的,我还会满心得意,毫无愧疚。但是今天我没有这么做,我坐在她面前有些心虚,只敢靠窃窃地想你来维持我的勇气。

 

“你为什么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呢?”她满脸受伤地问,对于我拒绝她这件事仍然感到困惑。

 

“我都已经想好了有你的未来,我们该怎样生活了。”她再一次提起了未来。可是我对于未来不抱任何期待,她可能还不明白,我不喜欢她的时候,她的所有设想都与我无关。

 

伤人的话在我心里过了一圈,还是没能说出口。她现在的样子和你太像了,余小姐,以前你的要求得不到我满足的时候,也会像她现在一样,楚楚可怜地盯着我,疑惑地问“为什么呢”。

 

“我想你可能没搞清楚,你喜欢的、幻想一起生活的,是你想象出来的完美情人,不是我。你可能没有那么喜欢我。”我用了两次“可能”这个词,想要尽量表达的温和些。

 

她的表情变得更加悲伤,微微凑近我,弯了下身子,扬起下巴,漂亮的丹凤眼瞪得有些圆,直愣愣地望向我的眼睛,仿佛能透过眼睛看出我心里的想法一样。

 

我当然知道她不可能从我脸上看出些什么,但还是有些不自在,我动了动身体,坐直了些。

 

“我很清楚,我真的不适合你。我很诚恳地跟你说这些,也很感激你喜欢我。”我还是鼓起了勇气和她对视。“对不起,你换个人喜欢吧。”

 

说完我立马站起身,快步走出了咖啡厅,不敢再去看她可能红透了的双眼。其实我并不清楚她到底会有什么反应,只是猜测,她会和你一样,睁着红彤彤的眼睛望着我,祈求我再想想,所以我落荒而逃,避免了这样的场景。

 

走出了咖啡厅我才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城市的霓虹亮了起来,这样灯火辉煌的繁华景象,衬得我背后这间角落里的小咖啡厅愈发寂寞。

 

余小姐,我和你也是在这家咖啡厅遇见的。每回路过这家咖啡厅,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朝大门内张望,仿佛看见你独坐在桌前,听着最喜欢的歌,等着我去领取。这个意念如此强烈,尽管我明明知道你已经离开,还是忍不住要那么张望。

 

在咖啡厅待的那段时间让我心头发闷,也不想打车了,干脆步行回家透透气。我习惯性地掏出耳机,打开了音乐。耳机里播放的是我下午没有听完的你最喜欢的那首歌。

 

“我知道找个人很简单,也知道幸福有多难。”这是你最喜欢的歌里面的歌词。我想你对它的理解应当很深刻,否则也不会祈求当时并不喜欢你的我,向我祈求一份爱情。

 

余小姐,其实我一直在嘴硬,我早已感受到了你的懂事温柔,细心周全,可我从来不说,只是一边卑劣地享受着你的包容,一边又抱怨着“你太省心了”。

 

因为听得认真,耳机里的歌声好像越发清晰了,我也更加真切地感受到了自己的混账。我的心虚抱歉都应该跟你说才对,可我却从未向你表达过一丝一毫的歉意,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十月的夜晚已经有些冷了。我只穿了一件衬衣,夜风迎面吹过来,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小小的战栗。路上的行人还是很多,恍惚间我仿佛看见了你的身影,越走越远。我毫不怀疑是我产生的幻觉,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记忆里和你的分别只有一分钟,但这一分钟在我脑中反复重演。我一次次看见那个瘦弱坚决的背影,离我而去,默默告诉我“不必追”。

 

歌放到了最后,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尘埃落定之感。站在冷风中连打哆嗦的力气都失去了。我终于明白,有些东西失去了就不会再来。从此以后,我遇见青山,遇见白雾,独自尝这世间的苦与独,却再不能与你相逢。


作者:粉红猪蹄

责编:周亚玲

审核:刘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