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logo

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耕读交院

我看月亮,看的是故乡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张露艺 阅读:581 发布:2019-11-17

的故乡,住着一个让我日思夜想的人。他从出生就在那里,在一个有着高高大山,清清河流,深深草木的地方。后来他长成少年,跟着教书先生拿着石块在水泥地上写写画画,然后他长成青年,跟在父亲身后赶牛割草生火做饭,再后来,他在家人介绍下娶妻生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现在……

 

我的童年也在那里在那个贫瘠的小山村每隔五日当地人都会背着背篓越过山坡,步行两个半小时到达集市,买卖交易,这被称“赶场”。我记得每到这一天,我总是早早地起床穿衣,背着小背篓,拿着手电筒,一颠一颠地跟在他身后,踩着他的脚印,哼着不成调的山歌,然后看着一大一小重合的泥印子,想着集市的香喷喷甜腻腻的米糕,红扑扑的脸上还会挂着笑。

 

那时候的米糕甜甜软软,香香糯糯,划过嘴唇,像是偷亲到天上的云朵,内心甜蜜而窃喜。在我的童年里“赶场”是我平淡日子里的固定惊喜在和“米糕”五日一次的邂逅中慢慢长大。

 

我从小就崇拜他,从晨光熹微到夕阳将坠,我跟着他一步步走进大山深处,再从深处走出。夏天他拿着蒲扇给我驱暑,带我看萤火漫过丛林的景象,像是繁星失足坠入尘网,迷了我的心房;冬日他握着我的手给我取暖,带我感受篝火擦肩木材的声响,像是动人的田园乐章,唱红了我的脸庞。本想就这样,我陪他走四季,山林,他陪我看霜雪,赏星月,一屋,两人,三餐,直至一生。

 

但,我终没能陪他到白发。那一年,我被爸妈接出大山,去到一个小县城,开始了我的求学之路

 

我走的那天,他没来送我。 

 

我在县城里,看不到日出,也看不见日落,没有星光,更不见萤火,目光所及,全是高楼大厦,车流尘霾。当新鲜感过去,我开始想念。想念大山深处的阴凉,想念夜晚的漫天繁星,最想念的,莫过于他。

 

县城很大,人很多,但,我不开心。我知道,对于我的离开,他也是不舍的,但他不愿意耽误我念书,他不想把我拴在那个一眼就能望到头的小地方,他希望我能像风筝,飞到高高的天空,去品尝云朵的美妙。如果飞累了,看厌了,也可以顺着线慢慢滑下,他会撰紧风筝线,不会让我摔到地上。

 

时间好像真的能模糊一个人的认知,几年的时光,我从不安到逐步适应,我慢慢地不再每天想他,一天,两天,一周,一月,多年……我穿梭在街道商场里如鱼得水,沉浸在各类频道综艺里不能自拔,我不再每天望着天空,掰着手指痴痴地数着有几颗星星与我打招呼,我不再习惯每天对着天空诉说心事,许是我终于明白隔着遥远的距离,我的心事,他无法知晓,又或许,是我,不经意间将他淡忘

 

我曾问过妈妈,县城那么漂亮,有霓虹,有高楼,为什么,他不想来?妈妈想了说,“怕是他舍不得那片山林吧。”

 

又是一年中秋,我独自在家,没有缘由从窗口探出头去,满天的星辰,静谧美好,像极了那个小山村的夜,记忆翻涌,多年前的画面与现实碰撞,而后慢慢重合,我呆愣着深深地望着远方的月亮出神。

 

是的,我终于想起了他

 

距离上一次见他,细数已经三年零八个月了,我不知道他又添了多少白发,我不知道他又有了多少故事,没了那个总是跟在他身后,手拿米糕的小女孩,自此他一个人巡山,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霜雪,一个人历四季,一个人……想的越深,我便越后悔内疚难过的种种情绪所折磨,沉思过后,我给他打了个视频电话,一阵的模糊嘈杂过后,画面终于清晰,电话那头的声音因激动微微颤抖着,呼吸微重,他看见我很是欣喜,先是询问了我的近况,而后嘱咐我好好生活学习。我却是在见他第一眼便红了眼眶,时间终是没能淡漠他与我的联系,原本以为的淡忘,只因一眼便是土崩瓦解。

 

我看他欢喜,我便也跟着欢喜,我听着他给我复习小时候的事情,那些深埋在记忆里的情感啊,终是重新发了芽。

 

我不擅言辞,这点很是随他,我们都习惯将关心藏在心底,将爱隐在生活里了,我总以为未来很长,表达爱的机会很多,忘记了,他的未来和我的未来并不能划等号,我在时光中长大,而他,却是在时光中白了发。

 

后来,我开始试着告诉他,我想他,很想很想。我爱他,很爱很爱。我喜欢和他一起漫步山间小道,我喜欢他带我看星光萤火,我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所有时光。我说,米糕的味道我记得,饭菜的味道我记得,柴火的味道我记得,他的模样我也将记得,直至一生。

 

听着我的甜言蜜语,年近七十的他笑得像个孩子。

 

他,我的外公。

我童年时光的参与者。

一个普通的守林人。这一守,便是一生。

 

我看月亮,看的是故乡,看着的,还有我和他的那段暖暖时光。

作者:张露艺

责编:周亚玲

审核:刘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