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logo

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耕读交院

山丘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杨玟之 阅读:1116 发布:2019-05-26

1

寝室聚会,大山喝醉了。

点了一首李宗盛的《山丘》。

终于敢放胆,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也许我们从未成熟,还没能晓得,就快要老了。尽管心里活着的还是那个年轻人。”“越过山丘,虽然已白了头,喋喋不休……”

唱的哽咽,唱的巨难听。

到中途,大山翻身大吐,然后这个傻子一样的男孩子嚎嚎大哭。

有人说,天涯何处无芳草,男儿有泪不轻弹。

有人说,没有什么过不去的,过一阵子就好了。

大山没擦泪,举起啤酒瓶,仰着头猛灌。他说,你们都不懂,我就是个混蛋,我就是条狗。

我们这几个狗友相互瞪眼,只能感叹生活,相互叹气摇头。我们都知道,大山多年的姑娘,独自欣赏世界的风景去了。

 

2

大山不叫大山,他叫秦山丘。

就因为这货热衷于睡觉,肚子胖胖嘟嘟,拍起来摇摇晃晃,我给他免费赠送了一外号,大山。

他倒也挺乐意。家在离成都很远的地方,然而每次来成都,放在首位的不是我们这群狗友,而是去找他的啵啵鱼。

是的,啵啵鱼。他的姑娘让他叫成了啵啵鱼。由于我名字里带点啵啵鱼的谐音,我一直琢磨着,叫上他的姑娘一起打死他。

按大山的话来讲,大山不喜欢成都。这个城市让大山很迷,大山常常说这地方前一天立夏后一天就要入冬,前一秒能热的人脑仁疼后一秒能把人冻成狗。大山不喜欢这样不稳定的天气,这会让他三天两头就感冒,天天都要把999和白开水按照不变的配合比掺入杯子,拌合均匀,灌入肚中。大山喜欢稳定,就像他和啵啵鱼四年的感情一样。

后来大山喜欢上了成都,是因为这个城市有了大山和啵啵鱼在一起的回忆。大山特别喜欢啵啵鱼攥着大山的一只手,另一只揣进裤兜,走在成都的街头上。像赵雷唱的那样,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的那样。”再后来,大山笑着对我说。我好像从大山身上看见了自己的过去,还有未来,也不知大山该如何从现在走到未来,只看见大山笑着无奈,笑得感伤。

 

3

我和大山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谈到啵啵鱼,是大山的啵啵鱼不再是大山的鱼,而是成了大山那片回忆的池塘之后。

嘿,杨玟之,想不到这雨下了一整天,反倒是给我俩留了个位置。”大山像个傻子一样嘿嘿直笑。我也笑起来,大山你知不知道我觉得你笑得特别傻,哈哈哈。

啵啵鱼也不叫啵啵鱼,她叫林清水。

大山说,这姑娘特别爱吃酸菜鱼,她说清水无鱼,林间清水就更没有鱼了,所以她要补鱼,这样就很开心。我虽然不懂为什么要补鱼,不过我觉得吃鱼的时候的确是很开心的,因为我也很喜欢吃鱼。

大山和林清水是在高一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大山不算大山,他还是个干干净净的男孩子,还是个憧憬着未来要大闹天宫的秦山丘,肚子还垒满了腹肌。

大山第一次见到清水时,就迷上了这个姑娘。

我问大山,“你喜欢那姑娘什么啊?长得好看?”

“嗯嗯。”他像个傻子一样憨憨地点着头。

“哈哈哈,外貌协会的嘛。”

“也不是吧,就是看到她就着迷了,觉得她特别可爱,反正就是喜欢吧!”他说。

有次,大山和林清水开着玩笑说:“你这么可爱,该有人陪你一起吃鱼的,让我来吧。”

之后,林清水就成了大山的啵啵鱼。

大山和清水好上后,大山整天腻在清水身边,嘴里冷不丁冒出一句啵啵鱼,每次清水听到就笑,两只眼睛眯在一起,只留一条缝,很好看。

 

4

而生活总是在给我们开着玩笑,我们每天都在变,大山也是。在秦山丘成了大山时,林清水还是那个林清水。秦山丘与林清水是绝配,但大山不是。山丘和清水一起时,山丘包容清水的坏脾气,清水理解山丘的差成绩。

大山说那时候的山丘,他是最快乐的,也是最混蛋的。

后来的大山觉得清水令他不自主地感到烦躁,无数次宁愿与一堆狐朋狗友通宵打游戏也不愿意面对清水,清水看起来是那么温柔,细雨柔声的说打游戏不好,大山很不耐烦,恶声恶气地说别来烦我。大闹天宫的孙悟空是受不得束缚的,大山也是,清水的话太唠叨。缓和了一段时间,大山就贼后悔,可没有去道歉。为什么啊,大山说,不愿意面对现在的自己,学不会七十二变,更没法大闹天宫。

时间真的是个十足的恶棍,把曾经心里憧憬着大闹天宫的秦山丘撑成了大山,呈流线型的腹部开始变得圆圆滚滚,走起路来摇摇晃晃。

在林清水认清那个陪他走过四年的人成了大山不再是秦山丘后,独自去看风景去了,而大山还是没能学会七十二变。

突如其来的诀别让大山没缓过来,他眼睁睁地看着林清水从视线里走开,看着她没有一丝犹豫,没有一下回头。大山才发现自己就是个混蛋,他的世界就在那一刻崩塌了。

“我那时候就差点给她跪下了。”大山掐了烟头苦笑着说,眉头不由地皱着,想要平复下去,怎么都是徒劳。

大山又点起一支烟,盯着直冒火星的烟头,盯得出神,拿着烟的手也打着哆嗦。

嗨呀,这鬼天气。

 

5

寝室聚会,大山最后才到。

他又去林清水的学校找她了,这让我们几个狗友来了兴趣,有人说女孩嘛,就是耍小脾气,哄哄就好了。

大山抓住啤酒猛灌。

“我在她宿舍楼下站了一天,也没见人。还是碰到了她室友,才知道林清水和她男朋友出去了。”

“后来,我找过她几次了,她都不见我。”

空气安静得让人皮肉发疼,只剩下指间的烟头默不作声地燃烧。大山叼起指间的烟,闷了一口:“没事儿,都过去了,你们觉得我会放不开嘛!”

后来,他很少上课,阳台上,时常倒着几个空了的啤酒瓶,余了几滴麦黄色的汁儿在酒瓶子里待得孤独,还有被踩扁的烟盒,能看见一两支烟还在盒子里躺着,烟叶在地上散了一圈。

这就是大山爱过的姑娘。

大山灌完啤酒,撸起袖子说还要灌,我们连连制止了他。

结束时,大山喝醉了。他抢过麦克风,点了一首李宗盛的《山丘》。

唱的深情,唱的巨难听。

中途,他翻身大吐,然后这个傻子一样的男孩子嚎嚎大哭。

有人说,天涯何处无芳草,男儿有泪不轻弹。

有人说,没有什么过不去的,过一阵子就好了。

大山没擦泪,大山没擦泪,举起啤酒瓶,仰着头猛灌……

 

6

大山后来终于学会了七十二变,却变不了秦山丘。

作者:杨玟之

责编:瞿林峰

  审核:刘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