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logo

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耕读交院

嗨,好久不见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高亚军 阅读:1199 发布:2019-05-18

一时兴起,一口气用QQ给十几位许久未联系的同学发了消息。而后,扑向了被窝,头埋进枕头。我想,这么多年不曾联系,大概他们看了消息,也没几个人会回复。心里面有许多意料之内,却仍有些不敢面对。

我给自己的发小馒头也发了条消息。其实在这个时刻,我特别不敢用他的绰号,多年未见,我们是否还像以前一样,我不清楚,但最后我还是用了:“馒头,你还好吗?”

从我两三岁能独立行走以来,我和馒头就形影不离。童年时,我和馒头特别有意思,第一天是搂搂抱抱并肩走的好兄弟,第二天就可以反目成仇,摔作一团,不打得面红耳赤不罢休,而到了第三天,又开始搂搂抱抱,有说有笑。

到了五年级,我和馒头去到了不同的学校,不过节假日的时候,依旧在一起玩闹、一起冒险、一起做着那个年纪最疯狂的事情。

那个年代,孩子并没有很多娱乐项目,我们那会儿喜欢用游戏机连接电视打游戏,我觉得很神奇的是,一旦我和馒头配合,魂斗罗里再难的关卡,我们总能化险为夷。那时候的我们,可以从清晨玩到傍晚,从他家玩到我家,同样的画面重复出现,但眼里的新奇未曾动摇。

我们做过最天马行空的一件事,就是在我家后面的一片竹林里,耗时两天,劳时又费力地搭了一个草房,搭建之前我们信誓旦旦,就差歃血为誓,扬言要在此长居,后来一场大雨,我们眼睁睁看着草房慢慢崩塌,我们表情冷漠甚至有点兴奋地跑回家打游戏。

小时候,我没有也不会想那么多,从来不知道年少的我们会因为距离而走远。我和馒头一不小心告别了小学,我们依旧见面,依旧谈天说地,可能是我们上了初中,学业日渐繁重,我们偶尔打游戏、爬山,也不再大兴土木了。一切都感觉很正常。突然有一天,没有丝毫预兆,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残忍地告诉自己:“没了馒头也能过。”

之后看到馒头总觉得有些冷淡,依旧见面,只是三言两语,交谈甚少,不再玩闹。大概馒头也在某个深夜和我想到了一块儿。

后来馒头去读县城里的职高,我进了县城的高中,各自乘着不同路的公交车去往不同的目的地。我们依旧见面,相视一笑,而后擦肩而过。

我和馒头不同的成长轨迹,注定我们会走向各自的世界,不再需要彼此,却还在各自的世界里给彼此留着一席位置。久别重逢,重新坐在各自的位置,即使不再交谈甚欢,那波澜不惊的对视,也好过千言万语。只是,“馒头,你还好吗?”每每见面一直憋着的话,在此刻发送了出去。我等待着回音,又怕音讯全无。

“滴滴滴滴......”声音响起,点开消息,第一条却是夏河的。

夏河是我高中同学。高中因为第一次高考成绩太差,于是我选择了复读,夏河也选择了。与她的革命友谊是在那个苦难的复读岁月建立起来的。

复读班的班主任老张是我们高中班的老师,上学第一天,老张直接任命我和夏河担任临时班长。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安排,我有些手足无措。以前只是同学的时候,碍于腼腆,也因男女有别,三年下来,我也没和夏河说两句话。现在好了,相同的职务、成堆的工作再接上两句闲龙门阵,几次下来,让两人打开了彼此的心扉。复读的那一年我背负着各方压力,幸得有她的鼓励,我能在高四的时候,有所方向。

可未来终是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二次高考,她上了西华,我再次遭遇滑铁卢,只能默默地做出自己应有的选择,只是这个选项只有一个。

上了大学以后,回忆高中的经历,我才意识到了自己高中时代有多么的荒唐,竟能荒废那么多时光。大概是这种潜意识戳痛了我的内心,我与很多高中同学的联系逐渐淡了,夏河例外。一学期总能和夏河聊那么一两句,甚至还能来一两次线下局,只见曾经的姑娘如今变得落落大方。

岁月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转眼间夏河也已经毕业,去到了山城重庆,不知道是去爬山喝茶还是看报养生,能确定的是当我把“嗨,好久不见,最近好吗?”的消息发送给她的时候,我一定可以得到回复,这种自信无关时间、无关距离、无须多言,都能懂得。只是我还是很好奇她会回复我什么内容。

“滴滴滴滴......”声音再次响起,手机屏幕上一条接一条的消息……

“还好呀,班长,我有对象了。”

“班长,你还好吗?有没有想我呀?”

“老板,有事微信找我,QQ都不用了。”

“我很好,谢谢班长关心哈。”

“老高,咋了?有困难哇?请语音来电核实身份。”

“对方已开启好友验证......”

“滴滴滴滴......”点开消息,来自许久未见也不常联系的一位老友:
      “我很好,你呢?”

……

我看着手机里一条一条的消息,笑着笑着泪水也一滴一滴落在被子上。现在,我总算学会了如何自处、如何释然,有的人不是走着走着就丢了,而是命中注定,他只能陪我走那么一段路,接下来的日子会遇见新的一群人,不是用来替代老友,而是在另外一块地方,开出另外一种颜色的花,生活之所以五彩斑斓,多亏了我遇到的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