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logo

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耕读交院

为你留在故乡里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笔者:高亚军 阅读:577 发布:2019-03-08

“贺素素,你信不信老子休了你!”

“谁休了我?”

“老子!”

“老子怎样?”

“……老子爱你……”

青山脚下,一座二层老洋楼突兀地伫立在一片竹林侧,屋外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种着一颗棕树,已经长到了一楼与二楼之间,它的岁数跟楼房一般大。

屋内的郝建业依旧没有熬过贺素素的灵魂三问,第二问就败下阵来。

老两口已经年过半百,在奔六旬的路上都已经走了好几年,却始终坚持着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分手离婚说了无数次,生活倒也过得有滋有味。

“贺素素呀贺素素……”郝建业一边嘟囔着一边朝门外走去,路过竹林,思绪万千,曾经的一片荒地,现在已经草木丛生。

贺素素和郝建业相距十万八千米,整整一座山隔着却能走到一起,多亏了媒婆对郝建业的包装,才让老郝家把老贺家唯一一个女儿娶了过来。

郝建业是个有志气的,他会许多传统手艺,但是在更为传统的农村是走不下去的,一天夜里,他和贺素素严肃的说:“素素,我去外面闯闯吧。”

“你去了就别回来了,是不是想撇下我跑了?”简单粗暴是贺素素的一贯风格。

郝建业:“不是,隔壁……”

贺素素:“你信不信我嫁到隔壁去?”

还没有问到第三个问题,郝建业一口气把一肚子宏图伟业憋了回去。

这条路走不通,郝建业便只能转换方向。

“素素,我老丈人是干什么的来着?”

“你不知道?信不信打你?”

“我去学兽医怎么样?也算是替你继承了老丈人的手艺。”

“好啊。”贺素素嘴上回答得云淡风轻,心里却乐开了花,眼前的这个男人愿意为了她留下来,就不枉费她大老远嫁到了他老郝家。

那个时候的贺素素看起来弱不禁风,干起农活来却是一把好手,郝建业怕累着贺素素,总是主动替他分担。后来俩人商量着开了一个小卖部,贺素素经营小卖部,郝建业当兽医,八九年之后郝建业的钱包渐渐鼓了起来。

郝建业埋藏在心中的一个想法再次浮了上来,又是一天夜里,郝建业对贺素素敞开了心扉。

“素素,我想出去闯闯!”

“现在这样不好吗?”

“现在挺好,但是我想给你们更好的生活。”

“......等儿子生下来再走吧。”

这时候的贺素素已经怀上了第二胎,头一胎是个女儿,生的时候郝建业在旁边,现在这个也快生了,郝建业当然也要在旁边。

但谁都没有想到,贺素素这一胎揣了快十一个月,还没有要出来的意思,郝建业怕揣久了对大人小孩儿都不好,没有办法,只能送贺素素去医院剖腹产,这一下居然出了问题,贺素素丢了个肾。郝建业不知道具体是怎么了,只知道医生给她做手术的时候,自己紧张兮兮地守在手术室外,生怕贺素素丢了命,好在老天疼惜苦命人,后来没有再出岔子。

贺素素生了儿子之后自己觉得没什么大事了,就想起之前郝建业说的要出去闯闯的话来了。

“建业,要不你出去闯闯吧,老大不小了都,我看隔壁的老王出去混得挺好的。”

“我怕你嫁到隔壁去。”

“不跟你开玩笑,我放你走。”

“不走了,老大不小了,还是守着故乡。”守着你。

“没出息!”

郝建业笑而不语,打着背手走出了门,贺素素手术之后,明显精神不如以前,她几次试图干一些重活,最后都栽倒在地上,从此郝建业不准贺素素再碰累活苦活,她为郝家生了一儿一女,挨了两刀,还掉了一个肾,他可不能抛下她出去闯荡。

有些道理郝建业心里明白,但是一想到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窝在一个犄角旮旯的小山村里,与外界隔绝了起来,多少还是有些憋屈,于是郝建业沾上了赌瘾,这能让他心里快活些。

刚开始的时候贺素素看到他赌就会大骂,郝建业挨骂后就会停下,过两天继续我行我素,贺素素就自认为自己手术过后没什么话语权了,对郝建业放而不管,后来偶尔劝告两句还会得到郝建业暴躁的回应。

“建业,你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你懂个球!”

“建业,你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

“你懂个球!”

“建业,你少打点麻将,少输点钱。”

“你个乌鸦嘴!”

输得灰头土脸的郝建业深夜回到家总能喝到贺素素的一碗热粥,粥可热,贺素素的心却格外凉。

建树小卖部的门口有一颗很大的银杏树,夏天的时候茂密的银杏叶覆盖着整个小卖部,门前的三两个凳子总是座无虚席,还有人蹲着唠家常,树影之下,一切的吵杂声都成了轻言细语,小卖部门前的银杏树下,成了村民们各种八卦新闻的前沿资讯站。

但现在银杏树下站着的是郝建业和贺素素,空气中充满了杀气,方圆几里,寸草不生,小卖部门前格外萧条,气氛营造得相当好。

“郝建业,我不说我不管不代表我喜欢,你说你喜欢赌,没问题你去赌,我不指望你干活了,你自己寻个开心你就去,但是我开我的小卖部养活我的一家人,你为什么要把它赌出去!我以后做什么!我们一家人以后该怎么办!你去喝西北风,那老娘的孩子也要跟着你去喝西北风吗!你的志气是被狗吃了吗!”贺素素积累了几年的怨气一股子爆发了出来,声音响彻桐棉村,眼泪也不争气地流了下来,这是嫁到郝家以来,贺素素第一次哭得这么正儿八经。

“素素......”郝建业低沉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他对不起这个女人,这个他说要照顾好的女人。

“是我错了!我做了手术不能干重活,连累了你也困在家里,我对不起你!”贺素素虽然还是含着怒气,可言语间开始埋怨自己了。

“贺素素,你不要自作多情啊,我留下来是因为我愿意,跟你无关!”

“好啊你,你那一屁股债自己去还!”

……

但最终贺素素没有让郝建业自己还债,还是卖了小卖部。

郝建业做为男人,怎么能接受自己媳妇的“养活”,于是痛定思痛,重新拾起了自己的手艺,他只想让她真的过上好日子。

重新振作起来的他,再加上贺素素这些年的经营,两口子很快存了一大笔钱,他们建起了远近好几个村的第一座二层楼房。

新家的建立似乎为两个人的婚姻打了一支镇定剂,郝建业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一句让贺素素每次听到都会起鸡皮疙瘩的“我爱你”。

后来的日子两口子偶尔也会吵闹,但总是以郝建业一句“我爱你”结束,说的次数多,郝建业却说不烦,贺素素也愿意听。

郝建业不再像往年那么不懂事,反而想清楚了许多事,两个人过日子,可以吵可以闹,但一定要相互理解,并且以家庭为重,这一点贺素素一直做得很好,他做得很浑。

“郝建业,你出去闯闯吧。”

“你个败家娘们,我今年五十来岁了,出去闯个头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贺素素的笑声能惊起林中鸟。

“贺素素,中午煮的什么?”

“苦瓜炒肉片!”

“我吃了五天了,你会不会炒点其他菜?”

“不吃拉倒!”

“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贺素素的笑声能传到村子头。

郝建业拉回思绪,从外头晃晃悠悠地回到了家,他知道,贺素素铁定会准备好一碗热粥等他。

有的人终其一生为了一个信仰不懈追逐,有的人自始至终为了一个承诺,在默默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