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logo

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交院

我终于成为一名小编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李燕汐 彭妍虹 洪文琪 田耀楠 阅读:5838 发布:2017-11-20

李燕汐

找工作就像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在这期间你满怀理想的投下一份份简历,又心怀憧憬的奔向一份份面试,然后一次次的面对失败,再鼓起勇气从头再来。这是一场坚持理想的战役,战斗的过程很艰难,但你要坚持你最初的选择。

大学时学习的专业是物流管理,但是在找工作时我信誓旦旦的跟每一个询问我工作的人说:“我打死都不会做与原专业有关的任何工作。”这其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心心念念的希望能找一份与文字相关的工作。让那些细小的喜欢,成为自己迈入社会安身立命之本。

大学时,时常以大龄文艺女青年自居,爱看书、爱旅行,对未来没有什么规划,看似潇洒随意实则彷徨不知所终。迷茫之际遇见了《耕读交院》成为记者团的一份子,十分庆幸这次偶然的相遇。是这个栏目照亮了我的大学生活,唤醒了蛰伏在我心底的理想。是这个栏目让我重新找回了自己的热爱,是那群人让我感受到大学生活的美好和有趣,是那一段经历让我坚定地要做一名文字工作者,毫不动摇。

我现在的职业是一名文字编辑,主要负责一些期刊论文的编辑。工作需要编辑的文章涉及的范围十分广,有些论文很专业、很难懂,只能虚心请教管理编辑,自己再回家加班,才能完成工作。说实话,这与我之前憧憬的文字工作很不一样,我不能写散文,不能写故事,面对各类专业性很强的文章,只能查阅大量的资料文献再进行编辑。工作之初很不适应,会不断的否定自己、不断的质疑自己的写作能力,每当想要放弃的时候,我就会翻阅自己大学时写的文章,想起那段单纯写作的日子,再从那些时光中找到坚持的力量。

每次跟朋友介绍完目前的工作后,大家总是会问我:“这是你想要的吗?”我没有脱口而出说:“不是”。我告诉他们:“人总要是先做自己必须要做的,才能做自己想做的。”

还记得在确定现在这个文字编辑的工作前,有朋友介绍我去一个物流公司做客服,那时已经为工作奔波数日,差点就为了眼前的生活将当初那些斩钉截铁的话敲碎咽下。当时想着先生存,以后再往文字方向发展,但是自己内心清楚的知道,“以后”或许意味着遥遥无期。所幸,最后还是选择了现在这份与文字有关的工作。现在,工作了一段时间,那些专业论文看起来也没有那么晦涩了,不加班的日子会坚持看书,坚持写自己的小感悟,偶尔在自己的公众号发表文章,文字贯穿了生活的始终,生活就变得很美好。

谁的大学不迷茫,毕业之际很多人都不知所措,茫然四顾不知要去向何处。我想,如果不是在那年深秋遇见《耕读交院》,我也只能莽莽撞撞的在生活里闯荡,不知道要辗转多少份工作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以前,写下一些句子发给朋友,他们很崇拜的跟我说:你一定要去做一个文艺小编。现在,我终于成了一个文字小编。


彭妍虹

看书写作好像是我二十年唯一坚持下来的事情,而我却偏偏选择了一个又土又木的专业。

大学期间跟同学朋友总是饭后笑谈:天性爱拿笔,无奈双手用来搬砖。这一点丝毫都不夸张,我原以为毕业后会在某一个设计院看图纸的我,经过两次校内实习才恍然大悟:在设计院朝九晚五看图纸的不是我,在施工一线奔波的才会是我。于是,实习期的我,果断用过去的文字经验,应聘了金融行业的文字编辑。

这也算实现了自己小半个人生的小梦想,终于可以逃离修路架桥通隧道的宿命,可以坐在高楼大厦的办公室里,可以每天组织语言、敲打键盘随后发送文章推送到公众号上。甚至可以在某个有阳光的午后,约上几个工作伙伴,到新开的咖啡馆坐着讨论新的选题,俨然一副人生得意须尽欢的模样。

编辑也分各行各业,土木行业出生的我跳转到了金融圈之后多少有些水土不服。虽然我热爱写作,但二十年来我所谓的“写作”无非是记录生活。

实习的第一天,领导交给我的第一个任务是——统计数据,而我统计数据是为了两天后要在公众号上推送的一篇有关现金贷款的文章。本以为一切都得心应手的我,一天的时间悄然流逝后,我连一半数据都没有统计完善。

在好不容易加班加点完善统计好的数据之后,我开始着手准备现金贷的文章推送。一千来字的内容是我呕心沥血的成果,在把稿子发到领导邮箱的那一刻我看见了光明,就像打完了一关闯关游戏,身心舒畅。而就在我喝水的功夫,领导已经把稿子的修改及补充意见重新发了过来,我的身心舒畅就这么“阵亡”了。

日子一如既往地过,工作还是平平淡淡地做,每天都在重复学习金融知识或者学习前辈写过的文章。

后来的我被领导分配到了另一个选题小组中去,是一个关于“校园贷款”的新选题。在讨论会上的时候,我的脑子里突然将新选题文章的结构思路理得非常清晰,生怕做过写成一篇好文章的我当场就开始参与在她们热烈的讨论中,几乎忘了周围的世界,心里也不再记挂着阅读量。当我将自己的想法说清楚之后,办公室的三个小姐姐不约而同地鼓起了掌声。

自发的掌声出乎我的意料,我马上又投入到了新选题的写作中去,这一次的写作似乎不如以前有负担了,我明白或许是我渐渐融入这个圈子里。

我喜欢这份让自己有不断学习的动力的工作来追求更远的美好未来,即使我只是一个小编,就算我还不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那一类小编,也还是要坚信:总有一天会成为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小编。

洪文琪

我从小有许多的梦想,梦着梦着有的梦就醒了。

比如我那短暂却又长久的文学梦。可能是小时候生活在山林毓秀的乡村,大自然赋予了我对世间一切的热爱,让我用文字去赞美这个世界。

已经想不起如何与文字结缘的了,但初中的时候,一天写几篇作文都不觉得累,只是觉得有文字的陪伴会让我开心。那时候,我是立志要做作家的,朋友们到现在都记得我的梦想。

我是很爱看书的人,喜欢过韩寒,看过萧红,也读过艾丽丝·门罗。初中的时候投稿成功,拿到了85块钱的稿费,那是我第一次挣到钱也是我第一次觉得我好像可以通过文字拿到报酬养活自己。那一次的稿费,真的让我坚定了以后要靠写作来养活自己。这不是做梦,这是理想。虽然那85块钱在我买了三本书之后,啥也不剩了。

高中的时候,我没有明确自己想考什么大学,但已经明确了我一定要去学新闻专业或者中文专业。对,我很明确,我要靠文字,要靠这永远不死的文字养活自己。

我一手创办了校园文学社,把校报办得有声有色。校报刊名叫“踪迹”,因为我想探寻文字生命的踪迹,这是我的本心。那时候也跟许多热爱文学的朋友一起热血,一起青春,一起写诗一起探讨。那时候我就想,做个编辑也不错。

虽然最后不能如愿,大学没有考上本科,没有读新闻没有读中文。但,理想还在继续。

喜爱文字的人终究会遇到一群同样喜爱文字的人,然后发生美妙的碰撞。如同我与记者团的相遇,与耕读交院的相遇。大学最好的体验大概就是在一个如此优秀的团队做了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吧,运营记者团微博,在耕读交院上发表文章的经历,都让我坚定这样一个信念:文学青年可以用文字养活自己,并且生活得很诗意。

因为有过微信、微博运营的经验,我很快找到了一个自媒体的工作,虽然是当实习生,但真的能学到很多东西。毕业转正之后有五险一金,工资足够我在成都生活,每年有机会出国旅游,工资也可以让我追求诗与远方。更不错的是工作时间灵活,也不用跟上班族挤地铁上班。

我想,这是文字赋予给我的机遇吧,可以让我做自己喜欢的职业。

田耀楠

我从未想过要做一名编辑,因为过去的几年,我一直在为成为一名汽车设计师而疯狂地努力。

促成我成为一名编辑的,缘于大学在学院新闻记者团工作时,与同学合作采写的一篇《周林福:倾力打造全国一流汽运专业》的稿子,被现在就职单位采用并刊登,在宣传部老师推荐就业时加分颇多。

这是我第一篇被社会刊物采用的稿件,毕业后,我所以很幸运的来到现在的单位工作。原本以为自己终于过上朝九晚五的生活,终于逃离学校,不用呆在封闭的教室里,不用再读书。结果第一天工作,前辈让我自拟题目,不受限制、自由发挥,写一篇文章。经过几十分钟努力,美滋滋地拿着稿子给前辈看,结局一点也不意外,我的稿子被从头吐槽到尾。从前辈的话语中,我明白,文章内容不只有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还需要考虑受众范围、语言角度等问题。经过这次打击,我深刻地了解到自己距离成为一名合格的编辑有多远,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内心的不甘不停地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成为一名优秀的编辑。

当天晚上,我失眠了,不停在思考如何做好这份工作。从第二天开始,我着手开始看资料,然后写,写完再拿给前辈“吐槽”,然后再修改;中午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抽出一个小时来看书;晚上吃完晚饭后,再回到办公室写稿,就连周末我也会再看看自己一周写的稿件,反思优劣。时间在这样疯狂学习中流过,我不停地重复“写,修改,写,修改”的生活。

第三周,稿件第一次被采用。

第五周,稿件第一次被刊发。

第八周开始,前辈不再修改我的稿件,我开始独立撰写,并承担部门稿件编辑的工作。

对于能够很快进入工作状态,我很庆幸。庆幸自己很早明白,学习不只是存在于教室,你需要让它成为你的生活习惯,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行为。

文字蕴含了巨大的力量。而我们这种用笔杆子“吃饭”的人,一字一句所带的影响也是巨大的。鲁迅先生曾讲“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进入互联网时代,信息的传播速度与范围都成倍的增长,编辑的精神世界通过自己的稿件、以自己为起点向整个社会辐射,社会上的个体通过文字与你进行思想上的交汇,被你所影响。2016年的于欢案件,就是由于一篇文章引爆了社会舆论。作为一名编辑,需要深刻领悟自己身上的责任。

从学院毕业,从一名学生转换成一名社会工作者,其中的差距是非常大的。在新闻记者团采访写稿件,这是爱好,而现在这是一份谋生的工作。工作是枯燥的,编辑更甚,因为你大部分时间会被稿件困扰,你需要不断去打磨。状态好的时候,脑袋里就像浇了“金坷垃”(一种化肥)似的,能够很快写出满意的稿子。但是,大多数时候,就跟便秘一样,很久才能憋出几个字。曾经有一晚躺到半夜,突然灵光一闪,哇!想到怎么起笔了,于是马上爬起来打开电脑,敲下自己刚刚想出来的一句话,离文章要求“请将字数控制在4000字”虽然很远,尽管如此,至少那夜能欣喜地入睡了。

打开音乐播放器,显示已经循环了35首歌曲,又是一篇“难产”文章,可是,温暖的灯光下,时间在静静的思考中流淌,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