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logo

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耕读交院

老屋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李燕汐 阅读:1672 发布:2016-09-23

d.jpg

 

 老屋其实并不算太老,百年左右。不过它像是一口百年老砂锅,里面装着三代人的喜怒哀乐,兴衰成长;经岁月这把火的熬炖后散发出历久弥新的醇香,烹制出一道名为亲情的佳肴。

 

    老屋是典型的农村建筑,前屋后院,坐北朝南,青瓦土墙。正房两旁是几间瓦房,有点类似于四合院,只是院子中央没有天井,是宽敞的院坝。 老屋是爷爷奶奶的家,是父亲他们六兄弟成长的地方,是我们九姊妹儿时的天堂,是让血脉与亲情延续的地方。

 

    记忆中的老屋总是热热闹闹的,小时候大人忙着下田劳作,就把我们几姊妹送往老屋由爷爷奶奶统一看管,于是我们长年聚集在那儿吃喝玩乐。

 

    儿时的记忆里,物质很匮乏,哪里来的什么零食?我们吃的都是地里长的各色瓜果。春天有奶奶做的槐花面饼,夏天有爷爷熬的绿豆汤,秋天最好啦,老屋后院儿的桃子,李子,石榴……全都是我们的零食,冬天就围在爷爷烧了碳火的火盆旁,眼巴巴的等着那埋在火灰下香喷喷的红薯。我们乐滋滋地吃,爷爷奶奶笑盈盈地看。

 

    孩子气的我们只是单纯的知道吃好吃的,现在想来,在物质匮乏的当时,爷爷奶奶已经尽己所能为我们提供了最好的零食。他们习惯于带着笑意慈祥的站在一旁把我们几姊妹争东西吃时的怄气打闹和眼巴巴的守在灶台边、果树下、火盆旁期待的模样,以及吃饱喝足后满屋子跑跳的轻快活泼,一一收尽眼底。亲情就成为了掺杂在柴米油盐间一炊一烟的平淡。

 

    我们几姊妹年龄差距很小,又都是女孩子,所以总是相亲相爱的在一起玩耍。在老屋后面有个园子,那就是我们的百草园。园子并不大,但里面什么都有。四季的水果,粗壮的大斑竹,各种野草野花。我们总爱在里面玩儿过家家,采了树叶当钱,挖了泥巴当饭,摘了野花做菜。也会看蚂蚁搬家,挖蚯蚓钓鱼,裹蜘蛛丝去网蜻蜓,有时候也会被麻蛇吓的鸡飞狗跳。我们总是在里面疯玩儿到天黑,才恋恋不舍地各自回家吃饭,相约明天再去。

 

    后来渐渐大了,有了各自的同学玩伴,我们很少再凑在一起捉鸡撵狗,上房上树。但,每年爷爷奶奶的生日还有过年的时候,大家都会回到老屋,一起张罗着吃顿团圆饭。一大家子人聚齐要坐满满的两桌。每到聚会时,每家人都要早早的到老屋集合。婶婶们开始洗菜做饭,叔伯些坐在爷爷奶奶旁聆听教诲,多半都是一些关于地里庄稼,家里近况的琐碎。最后还要领了不能嗜赌,不能懒惰,不能不顾家的教诲,才各自散了张罗着开饭,吃过饭后,就该婶婶们坐在一起唠家常了,她们一般都要数落自家的老公孩子如何如何不好,然后又相互劝解。继续张家长,李家短的闲聊。一席谈话,始终热热闹闹的。爷爷奶奶则端了凳子在墙根下晒太阳,暖洋洋的阳光照在洋溢着暖洋洋笑容的脸上,把整个老屋映射的温暖明亮。

 

    多想时光定格在那时,只是岁月总是无情。它带走了爷爷奶奶,就像是抽走了老屋这张网罗我们这一大家人巨网的丝,我们不得不各自飘散零落。

 

    近年来老屋的变化很大,我们的百草园被铲除了,小叔在上面盖了新房,我们几姊妹也很难再聚齐,见面多是寒暄,虽亲切不变,但总觉少了些许情味。我们一家人过年依旧还是要聚的,只是散的太快,仿佛只有桌上的剩菜可以证明我们是真的聚过。血脉亲情还是在的,只是老屋没了。

 

    今天往耳朵里塞一首歌,一个人静静在老屋呆了一下午,想着从前,想着未来,想着那些血脉至亲,温暖至情。它们如歌里唱的一样:

 

 谁让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

 

 晴时有风阴有时雨

 

 争不过朝夕 又念着往昔

 

 偷走了青丝却留住一个你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好的坏的都是风景

 

 别怪我贪心 只是不愿醒

 

 因为只愿和你一起

 

 看云淡风轻

 

(图片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