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logo

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耕读交院

我的朋友小M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阅读:710 发布:2016-05-03

我有一个朋友,叫小M。有梦想的小M。

不是冤家不聚头

认识小M的时候,我读高二。我们颇有点儿不打不相识的味道。那时候学校开始补课,我不得不由走读转为住校。由于父亲跟学校一个老师关系不错,所以我可以住他在学校闲置的宿舍。得知这一消息我十分开心,欣喜的以为我可以独住。但是,生活往往会给我们很多意外的惊喜。例如——那个老师是小M的表哥。

于是我们就住在同一屋檐下了,说不打不相识是因为开始的时候,我们谁都看不惯谁,各自在心里暗暗不爽。她还找来了同学同住,于是我就显得势单力薄了。或许这也是我们终究没有打起来的原因之一。但气氛一直都十分尴尬,始终保持着应有的礼貌与恰当的距离。

就在我琢磨着如何换住处的时候,我们神奇的开始了交谈,只是没想到话匣子一开就停不下来了。记得当时的另一个室友睡醒两觉了,我们还在天南海北的胡扯。

关于这次“破冰”的原因一直不详,内容我们也各执一词,不过我一直坚信是她先跟我说话的。对的,一定是这样的。

学画画的理科生

小M是理科生,学画画的艺体类理科生。看着她数理化的可怜分数以及她伶牙俐齿的吐槽损人时还可以引经据典的天赋,我一度认为高一分科时她主动把脑袋凑过去让驴踢了。

对此,她的回答是:“金子在哪里都是会发光的,要让艺术家的光芒照耀一下理科生枯燥无味的生活。”

对此,我的回答是“呸,臭不要脸的。”

然而,事实证明她的确成功的调剂了理科生的乏味生活。

小M在跟她们那个极度小气且十分记仇,外号由身高由来的根号二语文老师大吵一节课后,一战成名。在门外上了一星期语文课后,又成功的调戏了那个长的像如花的生物老师。然后从班主任办公室出来后,就长期驻扎在班上最后一排。

当然,小M在最后一排混的风生水起。那时,我有事儿没事儿就往她们教室跑,看她们那群逗比嘻哈打闹。听着那些笑声散落在光阴里,就像散落在树荫下斑驳的阳光般明亮而美好。

小M的梦想

高三开始,生活开始变得紧张,课堂已经成了没有硝烟的战场。在我准备英勇就义的时候,小M要去成都参加艺术考试的集训了。

她走之前我们偷偷在寝室开了两罐啤酒,然后小M跟我说了她的梦想。画画,一直画画。

小时候别的孩子过家家的时候,她自己待在家里涂涂画画。她父母也忙着干活儿,没有时间陪她。于是在她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被送去跟着一个小学美术老师学素描。实在是难以想象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可以安静的坐在一个苹果面前专注的画上一两个小时,没有瞎蹦乱跳,更没有偷偷的把苹果吃掉。

素描也只学了两个月,因为小M的老妈觉得与其交钱去学怎么画鸡蛋,还不如把钱拿去买鸡蛋。于是,小M的梦想在鸡蛋的滋润下开始生长了。

不知道小M第一次看动漫是什么时候,我知道的是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了。家里全是动漫的碟片,翻来覆去的看。直到宫崎骏的每一部动漫倒着都能讲出来的时候,小M决定了她也要成为伟大的动漫制造者。

于是小M一直以来只是希望可以一直画画的梦想,被细分具象了。

高中开始,学校的美术老师就开始招揽艺术生。而小M是在高二下期才开始去画室学习的,当然是钱的原因。

小M在画室的所有学生中,是最认真当然也是最优秀的。我一直以为是因为天赋和热爱。那天才知道,还有一个原因是她不能浪费父母辛苦交的钱。 

青春散场

那天酒别之后,小M去集训了,留我在水深火热中艰难度日。

一学期过后,小M艺考结束。回到学校开始准备文化课的考试。

我蹦着去找小M,偷偷从后门溜进去,想要送她一个恶作剧接风。可惜,没有送出去。

我以为我会和从前一样,看到和大家嘻哈打笑的小M。但是,我看到的是塞着耳机做数学题的小M。半年未见,眼前的小M熟悉而陌生。我知道一定发生了些什么。

艺考成绩出来了。没有悬念,小M的分数是集训的同学里最高的。惊喜的是,小M的艺考成绩达到了四川美术学院的标准,也就是说她可以报考理想中的大学了。然而在欣喜之余,我看到了她眼里闪过的一丝忧虑。我以为她是担心文化课,于是给她一个拥抱,告诉她不要担心,一定可以补起来的。后来才知道,除了成绩差之外还有更让人忧愁的东西。

那年的夏天来的特别快,走的也特别急。我都还没有仔细看过那些散落在树荫下斑驳的阳光,高考结束时的一声钟响就把我们的青春打散了。

趟过那片孤寂就趟过成长

高考成绩下来之前,我跟小M聊天。我说:“你一定能上川美的。”过了一会儿她打过来一行字:我倒是希望没考上。

我有点儿不懂,问她:“那不是你的梦想吗?”

她说:“不是所有的梦想都有条件可以去实现的,哪怕你已经竭尽全力!”

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因为我知道现实就是这样的赤裸,总有些踮起脚尖也够不到的未来。但我更知道小M一定不会放弃梦想。

成绩下来,小M没有考上川美。我不知道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最后,小M被某大学的动画专业录取了。

我去赴她的升学宴,人并不多。三五好友,几个至亲。但席间的气氛并不热闹,甚至算不上和谐。先是有人对她所读的大学表示质疑,“哎呀,这是什么学校,听都没听过,还说是二本。是骗钱的吧。”再是亲戚们集体讨伐小M的专业。她们认为学画画最大的出息就是将来做一个美术老师。而小M的学校竟然不是师范类。于是这些农村妇女就发挥自己只管搅和不嫌事儿大的本领,围着小M以及她的父母不停的叽叽喳喳。还好,小M是幸福的,父母对她的梦想全力支持。对于各种亲戚的嗤之以鼻和危言耸听,不善言辞的叔叔一直说:“只要她喜欢就好,只要她喜欢就好~”

而我在小M掀桌子骂人之前把她拉进了房间。我以为她会义愤填膺开始骂娘,但是她没有。她很平静的说:“看,这就是亲戚。”我望着她,看到了一脸的冷漠,嘴角勾起不屑与自嘲的弧度。于是我又见到了另一个小M。因为未得到过来自亲戚的关爱,所以不相信那些派生的血缘及地缘关系。原来小M是孤独的。

小M去申请了助学贷款,独自拿着申请单和各种材料从村上一直盖章盖到市上,再在银行排了两天队之后,小M踏上了火车,奔赴了自己的梦想。而我回去复读了。

奋斗的大学生活

读了大学的我们都知道,大学从来都不像高中老师说的那样美好。小M也觉得自己受了重创。曾经的憧憬和计划面对眼前的现实也是措不及防的全面崩溃了。于是小M经历了迷茫,然后又在迷雾中找到了方向,开始拼命的奋斗。

她室友熬夜打游戏看韩剧,而她在通宵画设计,她室友中午12点起,而她清晨6点起来去做兼职。她的同学周末出去逛街吃饭,她窝在画室,一画就是一整天。看看人家的大学读的多么轻松,玩儿的多么的惬意。而小M一天到晚累成狗,我知道她是在拼命的证明着一些东西。

话语中能听出小M对人情冷暖的厌恶,也听出她深谙世事的无奈。但,或许因为经历了这些,懂得了那些。小M前进的脚步更加坚定了。拼命的身影更努力了。 而倾尽全力的付出,也得到了很好的回报。大二的小M拿到了奖学金,可以在外面接一些插画的单子,能够自编自导的熬几个通宵做一个动画短片……总之,小M在她的梦想之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顺利了。

但是,我突然的想跟小M说对不起,想到她那么艰难的一年,让小M独自一人死撑硬抗的给奋斗完了。而我在家躲清闲,到最后也没个像样的成绩,还是给她丢人了。我只是每天看着自己和其他人,却不曾注意到在小M的身体里,有多少东西在崩溃,又有多少东西在重建。从何时她的状态好了起来,又在何时丧失气力。在长长的沉默之后说出的话,原来根本就不愿意说。

好在小M已经适应了大学的生活,并且选择接受眼前的苟且。当然心里还怀着更远的远方。如今大三的她已经可以帮学姐做毕业设计了,还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可以接一些报酬更好的单子,存钱还每年欠国家的6000块。

我刚进大学时特别迷茫,小M跟我说就去做你最想做的事情吧。你看,我现在就躺在我的梦想上呢。对,她努力了那么久终于躺在了自己的梦想上了,我就知道这是小M的未来。

这世界有多残忍便有多美好

现在小M和朋友搬出来住了,我时常去找她蹭吃蹭喝,玩儿她的吉他,蹦她的床,看她电脑里有意思的视频。闹腾的时候,就是她做饭我就在旁边捣乱,各种互贫各种掐。安静的时候,就是她画画我就在旁边看书,让思想在阳光下肆意的生长。感觉那些闲散的时光都美好的不真实。

以前小M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她说人的这一生只有一个半朋友。对的,小M是不相信美好的,因为她过于信任自己了。我不知道我算半个还是一个,只是我会一直努力的让她看到这个世界的美好。

因为她是有梦想并且从不放弃的小M;

不相信美好却追求美好的小M;

我的朋友小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