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logo

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耕读交院

四月物语——你是人间四月天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阅读:476 发布:2016-04-21

四川盆地的太阳如同江南雨水,似有还无是常事。千古吟诵“清明时节雨纷纷”,成都反倒一改往日作风,清明前后都是一副风和日丽模样。我热爱阳光,可清明将至,心心念念的全是阴雨连绵的老家。

询问父亲今年扫墓的安排,可心里早已有了答案。我的父母皆为家中长子、长女,二十出头便不幸丧父。舅舅由于工作原因长年在国外生活。所以每年到了祭扫的季节,父亲总是很忙碌。自我懂事以来的十几年,无一例外。

两个地方相距甚远,十八弯的山路无穷无尽。我时常为父亲的劳累奔波暗暗心疼,多次劝他说:相关事宜就交于叔辈们去打理。每每开口说到此事,都会被他义正言辞地训斥一番。而对于父亲来说,扫墓也是一件有讲究的事:他总会先陪外婆去外公坟前,再掉头去看望自己故去多年的老父。本是个祭祖的季节,哀伤该是主调。可那些四月,跟着父亲翻过无数的山头,心头反而是暖意横生。

温情似乎融进父亲的生活,俨然成了一种习惯。

去年的四月同今年一样,我远在成都,无法回去扫墓。但那个四月对我来说是个冗长的噩梦,生活完全陷入到如墨水般浓稠的黑暗里。感情生活的不顺利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真是前二十年人生中最漫长的一个四月,过往的恩爱仿佛自导自演的笑话,情变的挫折像旧电影般不断在我脑海里重复上映。

茶饭不下几天之后,精神和身体都处于坍塌边缘的我,回了家。

我需要更多时间来稀释自己,火车两天一夜的车程正合我意。到站的时候,夜色正深,灯光昏暗,涌动的人群在海风的吹拂中多了几分凌乱。

许多时候,我并不能理解言情小说里 “你在哪里,光就在哪里”的情深似海。可当我拖着疲惫身躯和笨重的行李在密集的人群中不知所措时,当我的乳名从父亲的口中轻轻的吐出,那个瞬间,我对这句话感同身受。

从初中起我就开始住校,回一趟家并不容易。但凡每次回家,他都追在身后问个不停,尔后沉默许久,甚至最后是一声“不准回家”勒令。那些学校距家不过一个小时车程,他斤斤计较。而当我没有任何理由地从两千公里之外奔赴回家,他满腔的柔情却只化作一句——“回家就好”。

父亲送我踏上返校的班机,在机场,他看着我,沉默着,我知道他有一百个问题,一千个担心,一万个不舍,可他只是沉默着,许久、许久,最后只一句:“怎么瘦成这副猴样?”

我不作声,不知如何答复才算不辜负父亲蹩脚的关心。他也默契地无言。

我俩相视一笑,有父如此,不惧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