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logo

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耕读交院

《年味》巡礼——年味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阅读:342 发布:2016-04-09

每年都有很多节日,有无数次告别,但仪式感最强的,还是要数春节。在这无声的召唤里,游子归乡,亲人团聚,让人感触颇多。

五岁那年舔过的冰糖葫芦,十岁时对那味道已不再迷恋;十五岁时第一次喜欢的男孩,二十岁时却已记不清他的模样。年味于我而言,就像长大后看到路边摆卖的冰糖葫芦,我依然会想起五岁那年它的香甜;就像街边遇见一个相似的背影,我都仿佛能感受到少年掌心的温度;就像看到除夕二字,我就能想起家的微光。

年味是外婆剪的窗花,是怀念,是不舍。以前每逢过年,外婆就会买来大红彩纸开始剪窗花。她的手很巧,剪出的小人惟妙惟肖,花朵栩栩如生。她剪完后,我和她一起用胶水将彩纸贴在明净的玻璃窗上。我总是缠着要学,但每次却又因太难而半途而废,从来没有真正和外婆一起剪出过一张完整的窗花。虽然她早已远去,但每当眼光遇见窗户,脑海里都浮现出她带着老花眼镜剪纸的模样。而她和蔼的笑脸,她温柔的双手,只怕是我不敢轻易触碰的疤。

清风啊,如果可以,请告诉外婆,我很想念她。

年味是父母做的年夜饭,是丰盛,是确幸。大年三十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做一桌晚宴来迎接新的一年,预示着来年红红火火。爸爸厨艺很好,但只有这样特殊盛大的日子他才会亲手下厨。大概是因为平时不怎么进厨房,爸爸弄得手忙脚乱,妈妈见状边打趣边去帮忙。小小的厨房里,两个人却丝毫不显拥挤。开饭前,我给爸爸妈妈照了几张照片,他们嘴上都说对方照的不好看,脸上却是满溢的幸福。席间,我们时不时互相夹菜,天南地北的聊着。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也无非如此吧。

小树啊,你歪斜着头,是躲在黑夜里偷瞧幸福吗?

年味是童趣,是回忆,是烟花爆竹的绽放。年纪越大越不会去碰这些看似幼稚的东西,我也不例外。而每次看到有小朋友放烟花爆竹,就会想起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那时还不是这样的高楼大厦,一村的人都聚在一起,大人们三三两两地聊天,小孩子们成群结队地玩闹。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电脑,却能一起守岁闹腾到天明。如今儿时的玩伴天各一方,见面都难。而我最害怕的,是见面时无话可说的尴尬。

时光啊,假如你能倒流,请帮我重拾那些友谊吧。

古语有云:吾心安处,唯有故乡。

所谓年味,大概就藏在故乡的过去,现在以及将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