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logo

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耕读交院

《七月,给你最美的流火》——望啊望,爱呀爱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蒋翠 阅读:2789 发布:2016-09-12

 龙应台在《目送》里有一段话我特别喜欢也深有感触:“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又是一年开学时,在路口上车的时候,我特意朝家的方向非主流式向上倾斜了45度望了望,对站在玻璃窗前的模糊黑影挥了挥手。奶奶总是这样,每一次爸爸妈妈外出工作和我离家上学的时候,她都不会送我们上车,总是习惯于目送,远远地望啊望,望啊望……直到我们上车。然后我们用车的背影告诉她,不必追。  

 在家里还没修起两层楼房的时候,奶奶只有在竹林旁的井边目送,可是老房子地势太低,屋前郁葱浓密的竹林几乎阻挡了她全部的视野,我想这让她十分困扰吧。 在那个手机电话稀奇的不像话的年代,对于一天学都没上过的老太太来说,写信看信也成为了天方夜谭。所以,每每临近过年,奶奶去竹林旁的井边的次数最为频繁。她就一直朝着路口的方向望啊望,望啊望……生怕错过了什么。

 当我慢慢长大,初中、高中、大学,渐渐离家越来越远。但我每一次走的时候都要朝着家的方向张望,因为我都知道,奶奶一定站在能够看着我上车的地方同样的望啊望,望啊望……

 而在爸爸妈妈外出工作的时候,每次爸爸妈妈过年归家的时候。 奶奶也是这样望啊望,望啊望……

 八九十年代的中国不富裕,农村更窘迫,我们家也穷。爸爸妈妈不得不跟随潮流外出打工,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人们一般把我这种和隔辈亲人一起生活的孩子叫做“留守儿童”。虽然我一直困惑为何当每次看到这个词时会感觉悲惨,但是作为“留守儿童”的我丝毫也没体验到哪儿悲惨,回忆里都是温情。

 我仍记得,每每农忙时,一接近饭点,我就喜欢站在家门口朝着奶奶干活儿的方向望啊望,望一会儿又进门,进门后没等到又出门望啊望。当肚子饿得咕咕叫还没望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我便会凝聚真气开启狮吼功,直到奶奶回应了为止。当然啦,也有奶奶故意不理应的时候,每每如此,我都会乐此不疲的继续嚎叫,而奶奶也会因为嫌我烦不理我然后嫌我烦而回应,这一招,屡试之不爽~

 而在我大一点念寄宿学校的时候在场镇上,每一次奶奶上街都会路过我们学校。说是路过,其实是她饶了好几个街道专门来看我。每一次她来的时候,背篼里总会背着各种我喜欢吃的零食,所以每逢赶集,课间休息的时候我都会站在教室门口的走廊上朝着校门口的位置望啊望,望啊望。我每次都能一眼从人群中找到她,这才不是因为心灵感应或者我视力好呢,而是奶奶每次都会穿着一件蓝布衣服背着背篼,在人群中都显得特别醒目。为此我特别喜欢奶奶花了10块钱抢购的那两件蓝布衣服。怎么能那么好看呐!以至于有时候我会质疑如今我如此偏爱蓝色的原因会不会就是这个。虽然那些事情已经久远,但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丰厚记忆支撑着我单薄的如今,也同样奠基了我的明天。

 岁月的年轮从不舍得停下它工作的步伐,我朝着奶奶方向的地方望啊望,一点一点地长大。奶奶也往我在的位置望啊望,一天一天地衰老。

 我明白,这种眺望,是爱。

 望啊望,爱呀爱~